enstary

迪泽:

做了几个动图,马上考四级好慌……要考四级还在摸鱼更慌了

风途石头:

十数年盗笔,今日听我叹一曲
先道一处相思,两处情长,西泠长白两茫茫
再吟五载迷茫,三载张狂,沙海蛇柏飞沙扬
又有泉边落雨,地下惊雷,默契无言破重围


归来兮,归来兮,数句从头忆


一别千里,克己之人,一生难得放肆
两程相随,执拗之人,凭吊半世情意
三缕青烟,四句追问,换得五日静寂
九死一生,十年归期,终是卿与如来皆不负矣


曲罢了,了却长相思

半溪:

 废土设定,背景设定是文明高度发展后爆发了核战争,人类文明受到毁灭性打击,人类在大量辐射下挣扎求生,文明水平甚至退化到史前,而同时残存下人工智能则开始了发展一个文明。

大致是一个机械与末世共存的一个设定,小哥的设定是仿生人,不过人类的设定好像也挺带感,吴邪具体没想好,大概是一个科学家的傻儿子什么的_(:з」∠)_


汤上thestuckylibrary的入坑推荐List

nonnie:

这是tumblr账号 
thestuckylibrary 的
入坑推荐LIST,都是洋妞经典文,复制一份方便上不去,同时想找英文粮/学习英文的GN~

这个账号里还有非常详细的文分类和推荐,不得不说Stucky无论是国内和国外都是粮山粮海o(*≧▽≦)ツ


很多文已经被国内的太太翻译过,同时附上了翻译链接,如果有错漏的麻烦评论告诉我~

分级M以下的都可以认为是无差,E才会有详细的肉描写

I’m not gonna say any of them are must reads, since you shouldn’t read a fic you don’t like for the sake of me so
these are the ones that I see both highly acclaimed and widely discussed in the fandom:


4 Minute Window (E)Speranza WC:24127



“Look, if they catch me,” Bucky muttered, “they’re either going to kill me or they’re going to put me in a box with a little window and—Steve, I can’t.”


互攻,全篇翻译 by Oxycontin
SY - 
AO3 - 
LOF

“听着,如果他们把我抓住,”Bucky低声说,“他们要么会杀了我,要么会把我塞进只有个小窗户的牢房里而——Steve,我做不到。”

(系列文,推的是第一部)



5 Times Steve Got Arrested and 1 Time They All Did (T) heartsdesire456  Words:5K



What it says, 5 times Steve Rogers ended up in jail (with and without Bucky) + 1 time all of the Avengers got arrested with him.



Ain’t No Grave (M)spitandvinegar WC:86k+ (WIP)



It’s six in the morning, and Steve is heading out on a run when he nearly trips over a bouquet of sunflowers on the front steps of his brownstone.

For a second paranoia takes over, and he kicks the flowers a little, waiting for them to explode. They don’t. They also came with a card, which he picks up. The front of the card has a tasteful picture of the Brooklyn bridge at sunset. It’s very nice and sedate, like the kind of card you would buy to give to your boss. On the inside someone has written a short message in big, shaky block letters.

I AM SORRY FOR SHOOTING YOU.

Steve sits down hard on the steps.


无差,全篇翻译 by
爱美丽的歌[fallspirit inSY、Milkandhoney11 inAO3]:
SY - 
AO3 - 
LOF

清晨六点,史蒂夫准备出门跑步,这时他差点被放在他所住褐砂石房子门口的一束向日葵绊倒。

最开始疑神疑鬼占了上风,他轻轻踢了那束花一脚,等着它们爆炸。它们没有。花束里还有一张卡片,他把卡片捡起来。卡片上面是一副雅致的相片,日落时分的布鲁克林大桥,非常美好又平淡,就像你会买来送给你老板的那种。卡片里面有人用大大的颤抖的印刷体写道:

对不起我开枪打了你。

史蒂夫重重地坐在了台阶上。

(系列文,推的是第二部)



but hey, you’re all right (M) beardsley Words: 5K



‘This is not my fault,’ Tony lies. ‘It was supposed to be a joke! Christ.’

‘Thanks to your joke,’ says Coulson, ‘we now have a code three-four-delta, with the variable being a Russian immigrant. We’re checking his background right now, but it might take a while. Meanwhile, I suggest you civilian-proof the Tower. If any SHIELD intelligence is compromised, I will hurt you.’

Yes, this is the story where the Winter Soldier is a Russian mail-order bride. Everything goes about as well as you’d expect.


无差,全篇翻译 by 雪莉
SY

全篇翻译 by SallyCinnamon

SY

“这可不是我的错,”Tony说了谎。“这本来就应该是个玩笑!天啊。”

“由于你的玩笑,”Coulson说,“我们现在多了一个秘密文件要处理,其中的变量是一位俄国移民。我们现在正在核对他的身份背景,而那得花好些时间。这个时候,我建议你停止对平民开放大楼。如果神盾局的任何资料泄露,我一定要你好看。”

是的,在这个故事里冬日战士是个俄罗斯邮寄新娘。剩下的一切情节也都和你能想到的差不多。



cross this river to the other side (T) defcontwo Words: 14K



Here is the truth about Captain America and the Howling Commandos that every World War II historian must come to accept at one point or another: we will never know everything. We won’t even come close.

So much was lost with the untimely death of Captain America. While the man beneath the uniform sunk to the bottom of the North Atlantic, the myth lived on, only to grow bigger and more unwieldy as the years went by. Now, it is near impossible to tell fact from fiction, to separate out truth from propaganda.

In 1943, the Howling Commandos wrote goodbye letters to be given to their loved ones in the event of their deaths.

In 2014, Sharon Carter finds those letters in a tin can in an abandoned HYDRA base.


无差,翻译差最后一点坑了 by 小花园:LOF:
1 - 
2 - 
3 - 
4 - 
5 - 
6

关于美国队长和咆哮突击队,每个二战史专家或多或少都不得不承认这条真理:我们永远不可能了解一切,我们甚至从未接近真相。

 有太多秘密随着美国队长的英年早逝而消失。然而制服下的男人沉睡在北大西洋海底,他的传说依旧在流传,随着岁月流逝,传说越来越夸张,越来越难以厘清。现在已经不可能将事实与小说,真相与宣传文字分清。

1943年,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们写下了告别信,一旦他们牺牲,这些信件会送到他们所爱的人手上。

2014年,Sharon Carter在一处废弃的九头蛇基地找到了一个锡罐,里面保存着这些信件。



Gravitation (E) Odsbodkins Words:10K



“He couldn’t remember when he first started feeling the pull. Perhaps it was too long ago, or perhaps it had been gradual, something that crept up on him. But by the time he was sixteen, Bucky knew that the axis of his world spun around Steve Rogers in the worst possible way.”

Inspired by finding out that in the prequel comics for 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Steve and Bucky are in art class when the news breaks about Pearl Harbor.


互攻,全篇翻译 by Bellottie
SY

"他不记得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引力是什么时候了。或许已经存在太久了,是逐渐出现的一种蔓延全身的感觉。当他16岁的时候,Bucky发现他的世界以最糟糕的方式绕着Steve Rogers公转。"

受美队1前篇漫画引发的灵感:当珍珠港事件爆发的时候,Steve和Bucky正在上美术班。



Hands of Clay (T)Mhalachai WC:200k+ (WIP)



James Barnes leads a busy life as a single working father in New York. But when his childhood best friend Steve Rogers falls back into his life, James will have to re-learn what love, friendship and and family are really all about.



it’s a strange courage (E) mambo Words:27K



“The question the entertainment world is asking themselves today is… Who is Steve? Hollywood superstar Bucky Barnes was spotted at a wrap-party last night, serenading someone named Steve onstage. Not only was Barnes more than a little tipsy, but he also sang a song from the Disney Channel Original Movie that started his career–a bold move, considering the fact that he always dodges questions about it. But who is Steve? Why did Bucky leave the club alone? What does this mean about the rumors of a relationship between Barnes and his co-star Natasha Romanoff? And is everyone’s favorite poster boy gay? All this and more after a quick message from our sponsors!”


盾冬,翻译坑了 by malloc[。流华 inSY]:
SY - LOF:
1 - 
2 - 
3 - 
4 - 
5

“一个今天全娱乐界都在问的问题是……谁是Steve?好莱坞巨星Bucky Barnes在昨晚的一个停机庆祝会上被人发现在舞台上为一名叫做Steve的男子献曲。Barnes当时醉意不轻,而且他还唱了一首出自那部开启了他的演艺事业的迪士尼频道原创电影的歌曲——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考虑到他总是回避这个问题的事实。但是谁是Steve?为什么Bucky独自一人离开了聚会?这对关于Barnes和他的同事Natasha Romanoff之间的绯闻又意味着什么?还有这个人见人爱的海报男孩是同性恋吗?敬请期待,我们在一个赞助方的快速消息之后马上回来!”



I’ve Been Careless With a Delicate Man (M) Paraxdisepink Words:9K



Steve lets SHIELD think he and Bucky were boyfriends so they’ll let him see the Winter Soldier in medical.


冬盾(拉灯),全篇翻译 by Joan[captainnanshen inSY]:
SY - LOF:
1 - 
2

Steve让神盾局认为他和Bucky是一对,好让他们放他进病房探望冬日战士。



The man on the bridge (M)boopboopWords:107556



Steve Rogers turning up at Tony’s door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might be a bit out of character, but it’s not completely out of the realm of possibility. Stranger things have happened.

Steve Rogers turning up at Tony’s door with an amnesiac assassin - who may or may not have some of Tony’s personally designed hardware attached where his arm should be - well that’s just far too interesting to turn away, even if Tony is trying to avoid all things S.H.I.E.L.D these days.


无差偏盾冬,全篇翻译 by falsetto
SY


全篇翻译 by 不吐槽就会死
1-6 - 
7-12 - 
13-19 - 
20-24 - 
25-28 - 
尾声

摘要未翻译



Mistake on the Part of Nature (T) Words:1K by idiopathicsmile



Steve takes in Bucky’s betrayed look and Sam’s confusion, follows Sam’s gaze to the pile of mangled fruit in the trash can. Sudden comprehension fills his face.

“Oh,” he says. “Bucky found out about bananas.”

In which an American icon is mourned. But probably not the one you’re thinking of.


无差,全篇翻译 by 达不溜
SY

摘要未翻译



Not Easily Conquered-series (M)dropdeaddream, WhatAreFears WC:71225



In 1945, Steve Rogers jumps from a nosediving plane and swims through miles of Arctic Ocean to a frozen shore.

In 1947, Steve Rogers marries Peggy Carter.

In 1966, the New York Times finds the lost letters of Sergeant James Buchanan Barnes.


无差,全篇翻译 by 卢北
SY - 
LOF(部分章节屏蔽)

1945年,史蒂夫·罗杰斯跳下一架俯冲的飞机,穿过北冰洋,游向冰封的海岸。

1947年,史蒂夫·罗杰斯与佩吉·卡特结婚。

1966年,《纽约时报》发现了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遗失的信件。



perfectly right wrong number (T) melonbutterflyWords: 31K



It all starts because Steve is too dumb to handle his smartphone.

A wrong number AU in which Bucky Barnes doesn’t enter Steve’s life (meaning: Bucky wasn’t born until the eighties, but Steve is still Captain America) until Steve accidentally dials the wrong number. Wherein there is a lot of texting, some advice via Natasha and Darcy, a bit of pining, and a first date in an amusement park. Oh, and on top of being a disabled veteran, Bucky is a professional catwalker. Literally.



Only Good Things (G) Jain Words:2K



All of their neighbors think that Steve and Bucky are dating.


无差(译者标注为盾冬),全篇翻译 by hattiechen
SY

所有的邻居都觉得Steve和他在谈恋爱。



Our Golden Age (E)augustbird WC:147825



Wherein Bucky is the crown prince and Steve still becomes a hero.


冬盾,翻译翻了一大半坑了(翻译部分无肉) by 遥远地球之歌[缄默的情人inSY]
SY LOF:
1 (请翻作者存档)


后续剧情概括+片段翻译 by 盛夏陌如故
LOF

在本文里,Bucky是王储,Steve仍然将成为一个英雄。



Schrödinger’s Romance (M) InTheMiddleOfNowhere WC:19K (underage, rape/noncon)



“It could be a relationship, it could not be. You can assume either until you see for sure the results.”

We all know those moments. Those moments when your family all gathers around you and asks “So, do you have a boyfriend yet?”. Bucky knows these moments all too well and, quite frankly, he’s sick to death of them. Unfortunately, being a 21 year old college student makes it harder for him to come up with excuses, and with Christmas coming up he needs to think of a way out fast. A chance encounter with a stranger through an old library textbook could just be the kind of miracle he needs to make it through the holidays with his last shreds of sanity intact.



Sing Me the Alphabet (T) thesardineWords:78K



There wasn’t anything left to salvage. That’s what Fury believed. It would have been a kindness to put him down.

When SHIELD finally releases Bucky from custody, he is not the man anyone expects him to be. The ruthlessness of the Winter Soldier is gone, replaced with a seemingly child-like wariness as he struggles to communicate his warped understanding of who he is and what was done to him. But with Hydra scrambling to regroup, SHIELD takes dangerous measures to secure Zola’s algorithm to use against them, and Steve is dragged back into battle, forced to weigh what’s best for Bucky against what’s best for the fate of the free world.

Then Bucky is abducted.

Steve races to recover his friend before the man who was Bucky is gone forever, but the rescue stalls, he starts to crumble under the weight of everything he has lost and everything the war has taken from him.

Meanwhile, Bucky confronts a terrible piece of ex-SHIELD tech that was in development long before Project Insight, but in order to survive, he must decide who he is going to be: the vulnerable Bucky Barnes or the indomitable Winter Soldier? It turns out there might not be as big a difference as everyone seems to think.


扫文记录 by Trash for Thought
LOF



Slide To Answer
 (M) by
relenafanel
Words:8K



“What do I do?” Steve appealed into the phone. “I’m freaking out.”

There was silence on the other end of the line. It lasted so long that Steve pulled the receiver away from his ear and frowned at it. Pay phones were old. Maybe this one wasn’t working despite the obvious dial tone when he picked up.

“Ok,” a stranger’s voice said over the phone. “First acknowledge the fact that you dialed the wrong number, but be quick about it because my cab is a few blocks away from my own plans and I’m about to drop some truth bombs on you.”


盾冬,全篇翻译 by Qutie[fuyuko0207 inSY、ogawaryoko inAO3]
LOF - 
SY - 
AO3

“我该怎么办?”他对着电话苦苦哀求,“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长时间的静默让Steve皱起眉头拿开听筒。这个付费电话很旧,说不定没法用了,尽管Steve明明听见有拨号音。

“好吧。”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首先,你拨错了电话号码,不过请立刻集中注意力,因为我叫的出租车就快到了,我打算赶在那之前给你上一堂充满人生真理的课。”



Steve Rogers at 100: Celebrating Captain America on Film (gen)eleveninches, Febricant, hellotailor, M_Leigh, neenya, tigrrmilk WC:10228



“Heil Hydra,” the enemy agent shouts.

“Heil this, motherfucker,” says Captain America, shooting off a rocket.

Steve and Bucky find out Hollywood has been busy since they went away. A historical survey,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one set of exploded genitals, a brief interlude in France, Mel Gibson and other masterworks of casting, eight Academy awards, several dinosaurs, and something Tony Stark has ominously dubbed “the masterpiece.” Art included.


无差,全篇翻译 by sway
SY

另一版翻译坑了 by payaki

SY - LOF:
1 - 
2 - 
3

摘要未翻译



Steve Rogers’ Dad Face and Other Common Hazards (T)  AggressiveWhenStartled  Words:5K



Today, Peter was honest-to-god going to see Captain America himself up close, in person, and not from a rooftop or tiny crevice like a creepy stalker fanboy.

Even better, he was going to watch Steve Rogers make history by soldiering his beleaguered way through the most intensely awkward and honestly ridiculous press conference in the history of ever– jaw thrust out and spine ramrod straight. Trying hard to be polite and respectful in the face of adversity.

While a bunch of assholes with cameras and microphones shouted at him about Iron Man’s adolescent dick.


无差/互攻,全篇翻译 by Oxycontin
SY - 
AO3 - 
LOF

今天,Peter当真要近距离观瞻美国队长本尊了,而不是像个鬼鬼祟祟的跟踪狂粉丝一样,从某个屋顶或者某个门缝看他。

更棒的是,他即将见证Steve Rogers创造历史,对战喧扰挺过有史以来气氛最为紧张尴尬、而且说实话相当荒唐的新闻发布会——下巴抬起,背挺得笔直,面对逆境竭力表现得彬彬有礼。

而一堆拿着相机和麦克风的王八蛋会冲他大喊大叫问着少年钢铁侠的老二。

(系列文,推的是第一篇)



Things SHIELD Never Told Captain America (T) tolieawake Words:3K



The thing is, Tony quickly realised, there are certain things that SHIELD never told Captain America. Sometimes small things, sometimes big things. But things, nonetheless, that they thought he wasn’t quite ready to know.

When Steve finds out about one of those things during an interview - his reaction isn’t anything like anyone was expecting (except maybe Natasha, because she’s scary like that).

OR, how the world found out about Steve Rogers and Bucky Barnes.


无差,全篇翻译 by 喵唧
SY

麻烦的根源,Tony迅速地意识到,是神盾局永远对美国队长有所保留。被隐瞒的信息有大有小,都是他们觉得他不太容易接受的。

一次采访中Steve无意间得知了一件事,他的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许除了Natasha,她就是这么厉害)。

换言之,论全世界如何发现Steve Rogers和Bucky Barnes的恋情。 



This, You Protect (T) owlet WC:64326



The mission resets abruptly, from objective: kill to objective: protect


无CP(译者标注为冬兵中心),全篇翻译 by flowingfrost
SY

任务突然重设了,从「目的:格杀」变成「目的:保护」 



To be Vulnerable is Needed Most of All (M)perfect_plan WC:118362



Steve is a shy comic book artist and meets his new neighbour, Bucky Barnes.

In which there are awkward longings, meddling best friends, comic conventions, heartache, lemons, video games, dorkiness, dancing and two cute boys.



this city bleeds its aching heart (E) Renne Words: 34K



The one where Steve and Bucky pose as a happily married couple while on a mission for SHIELD, to catch an international arms dealer hiding in a suburban neighbourhood.


盾冬,全篇翻译 by 吃包的R酱
LOF


SY的翻译坑了 by linlang7625
SY

本文中,为了SHIELD的一个机密任务——抓住一个隐藏在普通市郊居民区的国际军火商——Steve和Bucky假扮成了甜蜜的新婚夫夫。



United States v. Barnes, 617 F. Supp. 2d 143 (D.D.C. 2015) (T)
fallingvoices, radialarch WC:20605



The Associated Press @AP

Winter Soldier set to stand trial for Washington D.C. massacre and treason apne.ws/1og6SWE


无差,全篇翻译 by Raghel
SY - LOF:
1 - 
2 - 
3


全篇翻译 by Qwervbnm[三次元ship专用 inLOF]
AO3

美联社 @AP

冬兵将因华盛顿屠杀事件以及被控叛国而站上法庭接受庭审  apne.ws/1og6SWE



When I Put Away Childish Things (M)
hansbekhart WC:14367



Bucky gets on a Manhattan bound train around 2:30, heading to 8th St. He watches the Lady far off on Liberty Island as they roll over the East River. The train is crowded and people smile at him, pleased to see a handsome young man in uniform. He smiles back, pleased with the world and everything in it. He wonders where Steve might want to go for lunch. What he’d say if Bucky asked him if he’d ever thought about treating this thing between them as real.

He comes out of the subway a little before 3 o'clock, and the world has changed.

私人同人文目录

纳兰妙殊:

为大家阅读方便,把自己写过的盾冬及盾冬衍生文整理目录如下。其中未完结的几篇我会一边更新,一边在这篇里添加链接。《你眼中的冰雪》之前失效的图链也已经修复。




★Stucky


长篇(已完结):


【你眼中的冰雪】1-15  16-24  25-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番外一 1 2 3  番外二 1 2  番外三 1-2  3  4-5  6 番外四 蜜月假期




【重逢的三个昼夜】1 2 3 4 5 6 7 8 9 【重逢之后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19 20 情诗1 情诗2 情诗3 情诗4 情诗5 


番外一  番外二 1 2




【雪地的三个昼夜】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尾声




【我的绝症男友】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长篇(未完结):


【钻石与铁锈】1 2 3


 


中篇(已完结):


【我的心曾破碎九次】1 2 3 4 5 6 7 8


 


短篇(已完结):


【布加勒斯特复健日记】


【流浪者书简】1 2 3 4


【今夜,你谈起第三个愿望】


【罗杰斯队长不肯摘头盔之谜】


 【布鲁克林沙发客】


【新战友与盾冬】 


 


注意:《你眼中的冰雪》中的盾冬是互攻关系,且有叉冬性行为。


《重逢的三个昼夜》没有性描写,《重逢之后》有互攻性行为。


《我的绝症男友》是盾攻。


其余各篇均无性行为。






★Curjack


长篇(已完结)


【爱与毒】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番外一 番外二


 


长篇(未完结)


【尘与镜】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石与星】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中篇(未完结)


【柯蒂斯与杰克情书集】1 2 3


 


短篇(已完结)


【止痛良方】1 2




(其实POI也有一个古坑,因为不打算再填,就不收录了。更早年的CK文有的是贴子被锁、申诉不成功,有的是太散乱没精力整理,也不放在这里了。)

比哈特的马大哒:

#黑豹# 画了些和剧情没啥关系的傻脑洞,搞笑OOC,总共4张
1P:蝙蝠侠友情建议陛下下次打车时穿上披风遮臀
2P:豹富组:确认过眼神,遇上富的人
3P:双豹组:幸好没出现这种事
4P:狗狗嚎,豹豹跳

【盾冬无差】万籁止寂(一发完)

环星土:

*Brief:Bucky发现他周围的物体都会讲话,而他是唯一能听到的人。


*写给上海Stucky茶会的文,谢谢主办方,昨天真的玩的非常非常非常开心,希望明年能有机会再聚。标题是亲爱的伐总帮我想的XDDD,偏后部分也有茶总和伐总的一些建议,非常感谢。写文的时候还没看到队三,对Bucky的性格有太多自我脑补在,希望GNS不要嫌弃orz




(上)


闹钟响起的时候Bucky睁开眼,Steve的脸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他的任何颜料或是语言也难描绘其万一的蓝色的眼睛就那样微微眯起,给了Bucky一个微笑。


“嘿,Boyfriend,在想什么?”Steve用带着点懒洋洋的声调说道,他半直起身,轻轻吻了下Bucky的嘴唇,伸手按下了闹钟。


Steve的吻美好得像清晨的阳光,Bucky原本紧绷起的肌肉都不受控制地放松下来。“笔记本。”他说。


这个回答让Steve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但是他很快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了放在最上面的那本笔记本,连带着一支笔,一起递给了Bucky。


“继续你的秘密日记吧。”他笑笑说,走下了床,赤着脚走去衣柜前拿T恤。


Bucky起身坐在床上翻开了本子,在新的一页写:


Steve是你的男朋友,他可以亲你,你也该亲他。亲吻很美好。


他们昨晚刚刚从“最好的朋友”变成“可以分享亲吻的恋人”,事实上,Bucky其实还没有完全习惯“最好的朋友”这个身份,更别提“男朋友”了。


他该继续睡一会儿,他想着,顺手把笔记本压到了枕头旁边,重新躺好,拉高了被子。


毕竟时间还早,如果不是他听到了Steve的闹钟正在讲话这件事,他大概真的睡得着。


……没错,就是那个长方形的、灰色的、铃声也中规中矩的、用Tony的话说“带着点老古董气质”的闹钟,正在用一个清晰响亮的男声说道:“早安,大家!笔记本,Bucky写了什么?”


什。么。鬼。


Bucky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压在枕头下的枪已经拿在手里,保险拉开,枪口正对着……嗯,床头柜上的闹钟。


房间中陷入了一片安静,针掉到地上都听得到。


“Bucky?”Steve叫道。他正站在衣柜前面,此时回头看向Bucky,轻轻皱眉。


Bucky眯着眼盯着闹钟,那个邪恶的物体此时看起来安静乖巧。“Steve,刚刚听到了什么声音吗?”他谨慎地发问。


“声音?没有,没谁说话,这里一直很安静。”Steve说,他表现得沉着而清醒,好像他的男朋友拿着一柄枪指着一个闹钟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Bucky放下了枪。或许只是他听错了,他想。然后他听到闹钟——就是那个看起来再正常不过的闹钟长长吁了口气说:“吓死我了,还以为Bucky能听到我们说话呢!”


……很好,他需要把“Steve的闹钟会说话”这件事记到他的小本本上去,以防止下次听到闹钟声音的时候,他开枪将闹钟就地击毙。


在他真的动笔之前,他听到枕头下面的笔记本说:“Bucky写Steve是他的男朋友,他可以亲Bucky,Bucky也该亲他,亲吻很美好——哦,我的心要融化了!”


台灯发出了一声哀嚎:“天哪!Bucky他怕他忘了这个,他怕他忘了Steve已经是他的男朋友了!我觉得我要哭了!”


相框马上说:“他不该自己一个人待着,这是他们睡在一起的第一个早晨,他该和队长一起去晨跑——今天天气超级好,他会喜欢清晨的阳光的。”


“是啊是啊,去晨跑,去晨跑!”一片附和声传来,从柜子桌子椅子到窗帘再到天花板上的吊灯,房间里的许多物体,一起开口嚷嚷着。


Bucky握着枪柄的手泛起了青筋。


Steve对一切声音表现得无知无觉,好像他压根什么都听不到,一切正常。他没有对“Bucky大早上拿着柄枪指着闹钟”这件事追问过多(事实上这让Bucky松了一口气),又转过身,注意力重新转回了衣柜中整整齐齐挂着的那一排印着神盾局LOGO的T恤上。


Bucky发誓他听到每一件T恤都在争相吵着嚷着“选我选我选我”。


最后被Steve拿在手上的那件T恤用胜利者的语调说:“队长选了我!”它还在Steve把它套到身上之后神秘兮兮地说:“我觉得队长胸更大了哦。”


Bucky有些无语。他把枪重新扔回到了枕头下面,使劲抹了一把脸。


顺说,Bucky的被子和枕头正在用充满着诱惑的声音此起彼伏地碎碎念着:“回来睡啊,回来睡啦,你还是想睡觉的对不对,快来回到我们的怀抱里呀。”


Bucky打了个冷战,嫌弃非常,睡意全无。


“一起去晨跑?”他开口道。


Steve的眼睛里闪过惊喜。“好啊。”他笑着说,顺便回身拉开了窗帘,清晨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将各个空间铺满。房间里的物体们说得没错,今天的确是个好天气。




好消息是离开复仇者大厦之后,所有嘈杂的声音都不见了。所以,晨跑很棒。


坏消息是回到复仇者大厦之后,所有嘈杂的声音又都回来了。所以,早餐不是一般吵。


咖啡机:“Tony、Tony,我煮好啦,快来喝我!”


冰箱:“牛奶还有两天就过期了,他们是忘了吗?Bucky Bucky别忘了我啊!”


微波炉:“叮!香喷喷的蛋挞热好了哦!”


Steve:“草莓果酱怎么样,Bucky?”


……Bucky迟了片刻才意识到是Steve在问他话。“好。”他说,有些呆滞地接过Steve递过来的抹好了草莓果酱的面包,后者有些担心地多看了他几眼,然而什么都没说。


Steve已经认识过了从噩梦里惊醒的Bucky,也认识过了为一个模糊的记忆疯狂翻动所有笔记本的Bucky,或者是抱着拉开着保险的枪醒来的Bucky,现在的这个Bucky不是那个让他觉得该大惊小怪的。


Tony打着哈欠挪动到咖啡机旁给自己倒咖啡,咖啡机在Tony的手指触碰到它的瞬间就开始兴奋地尖叫。所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对吧,不过就是一些声音而已。Bucky想着,把面包塞到了嘴里。


“Bucky今天怎么怪怪的?”被Steve拿在手里的餐叉说。然后餐叉大声嘶吼着:“嗷我碰到了队长的嘴唇!”


“我弯了,Bucky把我掰弯了。”Bucky手里的已经字面意义弯了的餐叉开开心心地说,完全不知道它到底在开心什么。


“哇哦,你干嘛?”正端着杯咖啡想要溜回实验室继续奋战的Tony看着Bucky手上弯了的餐刀说,他挑了挑眉,马上有了个合理猜测:“你该不会是觉得我打扰了你和你的男朋友吃早餐?好了好了这就走。”


“什么?Bucky不希望别人打扰他和队长吃早餐吗?”还带着起床气的Clint一边往餐桌前走一边说道,下一刻,他也马上有了个合理猜测:“……等等,你们该不会想要在这里亲热吧?”


“亲热!亲热!亲热!!!”房间里瞬间沸腾了,差不多是所有物体(甚至包括Steve餐盘里的单面煎蛋)都在兴高采烈地叫道。


Bucky默默地掏出了笔记本翻到了第二页,把上面写着的话默读三遍:


Stark和Barton都是队友,他们很烦,他们很蠢,但他们是队友,别打他们。


“Bucky又在看他的小本本了!”Clint满脸怀疑地说,“他是不是在上面写满了骂人话?”


Steve笑着接过了话:“没有骂人话,也没有谁会在吃饭的地方亲热——你真的还想吃到我做的早餐吗,Clint?”他一边说着,一边面不改色地递了另一柄餐叉给Bucky。


Bucky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去冰箱前面,拿出了那盒据冰箱所说就要过期了的牛奶。“我以为你要抛弃我了,Bucky……”牛奶在他手里感激涕零道。


突然有点嫌弃,不想喝了是怎么回事。




这些天的纽约很是平静,外星生物们不来串门,邪恶反派们不来捣乱,科学家们安分守己。Clint蹭完了早饭就离开了,Tony也是,很快,起居室里再次只剩下了Bucky和Steve两个人。


Steve平日里话不多,Bucky更是难得开口,起居室里很是安静——只针对Steve。对Bucky而言,这里简直热闹得要命。


Bucky一声不吭地默默听着房间中的物体们各种闲聊八卦,直到他听到Bruce的茶杯说:“哇哦,你们快注意队长的表情!”


Steve的表情?Bucky扭过头,正对上Steve望向他的眼神——后者如此专注地注视着他,仿佛此时全部的精力,都用在这个最最简单的动作中了,仿佛,Bucky值得他看上很久很久。


“他总是这么看着Bucky。”茶几说。


“目光太用力了哟,队长。”花瓶说。


“Bucky脸红啦。”电视宣布。


“他们要亲亲了吗?”摄像头从高处急切地叫道。


Bucky黑着脸站起身。“训练场?”他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金属手臂。


“好。”Steve欣然道,他偏过头,“Bucky,今天心情不错?”


Bucky纠结了一下,最后他说:“是的。”


他没说出他的新的小秘密。




(中)


一个月之前Steve找回Bucky、带他回到了纽约的复仇者大厦,这一个月间,训练场是他们待得最久的地方。最开始时他们很少说话,Bucky会回答Steve的问题,用简短的方式,但是他基本上不会主动开口说什么。大多时候他总是在发呆,偶尔突然间忆起了什么,就马上趁着模糊的记忆消逝之前,抓过他的笔记本。


他的小本子已经有十四本了。Steve看过第一本,他甚至只看过了第一页,就马上红了眼眶。


庆幸还有训练场。训练场是个好地方,能让他流汗,能让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更多,能让他睡得更好。Bucky喜欢训练场,他喜欢在训练场里和Steve对打,专注,释放,毫无保留。


但是他真的不希望在自己专心致志想要放倒Steve的时候,听到垫子和沙包们替他和Steve加油的声音。


地上放着的矿泉水瓶们甚至还在给他和Steve的动作做解说:“Steve踹了Bucky一脚Bucky压着Steve的腿打他的脸Steve避过了这拳翻过了身,Blablabla,blablabla。”


然后几个矿泉水瓶因为“他和Steve谁的动作更好看”这个话题争吵起来了。


“有人有点不专心。”Steve笑着挑了挑眉,他单膝跪地,膝盖正压在Bucky的金属手臂上,同时手按住了Bucky的胸口,把对方牢牢固定在了地上。


Bucky瞪着眼睛,有些沮丧地舔了下嘴唇,好吧,他今天肯定是没有机会能赢Steve了。


好消息是那几瓶水终于不吵了,它们都在尖叫着“队长让Bucky没办法专心”。假的,Bucky想,分明是你们让我没办法专心。


“在想什么?不打算专心点吗?”Steve道,他伸出手在Bucky眼前晃晃,轻轻探下身拉近了些距离,湛蓝色的眼睛在Bucky面前越来越近。


“不如一起分心来得快。”Bucky说,毫不犹豫地伸手把Steve扯到了一个亲吻里。


吻着Steve的时候他想他需要他的小本子,他要在“亲吻很美好”那句外面加上一个表示强调的框框再加多几个感叹号:不只是美好,亲吻简直是见鬼的美好的要命。


美好到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说话,周围只剩下一片安静。


只是这安静没持续太久,复仇者的警报声响起来了。“Rogers队长,Barnes先生,纽约正在遭受一些仿生机器人混乱,建议集结复仇者。”Jarvis说道。


沙袋、垫子、矿泉水瓶都齐声嚷嚷着抗议起来。好吧,抗议无效,Steve最后恋恋不舍地在Bucky的嘴唇上啄吻了一下,率先起身,向Bucky伸出了手。




他们很快回房间穿好了制服。“准备好跟着美国队长一起赴汤蹈火了吗?”一个和Steve非常相似的声音从Bucky背后传来。


这句话让Bucky下意识地紧绷。他回过头望去,突然意识到,说话的不是Steve,而是Steve手上的星盾。


舒缓和熟悉的温暖感在他脑海间扩散开来。“那个来自布鲁克林的小伙子,打架从来不会躲,我追随他。”他记得这句话,他想要微笑。


房间里,复仇者们已经聚齐了。


“一帮战斗力五的渣滓,看我轻轻松干翻他们!”Tony的盔甲嚣张地说。


“赶紧打完,我还想睡觉呢。”Clint的弓打着哈欠说道。


“不知道这次有没有我出场的机会,我想出场,让我出场啊!”Bruce的——嗯,特制版短裤在Bruce的外裤里面吼道。


Bucky突然间意识到,他的作战服或者枪械或者其他武器,都没有开口说话!莫非他们也是不喜欢说话的?像他一样?这倒是很合他意,他才不想带着一些话痨上战场。


然后他听到他的制服说:“我冬狂拽酷霸天!”


他背上的机枪说:“我冬360°无死角!”


他口袋里的小炸弹说:“我冬帅到要炸裂!”


他腿上别着的匕首说:“我冬无敌最俊朗!”


他腰上的腰带说:“我冬是不是胖了?”


他的制服说:“我冬只是帅得更加有分量!”


“没错。”“对就是这样。”“我冬今天仍然这么帅。”“我冬今天比昨天还要帅。”他身上的所有物件们七嘴八舌地说。


“嘿,你还好?”Steve说,他的男朋友正咬着牙站在原地,脸色铁青,他有种奇怪的错觉,好像自己的男友分分钟要拿下所有武器、脱掉所有衣服然后裸奔一样。


“没什么。”Bucky黑着脸说,率先冲出了复仇者大楼。




他们在夜幕降临后回到了房间里。Steve在前面,Bucky在后面。刚进房间,Steve就愤怒地把自己的头盔摔到了地上。


Bucky听到头盔大叫了一声:“我摔倒了,要队长亲亲才肯起来。”Steve才不会亲你呢,Bucky想。


“发生了什么?”吊灯马上发问。


“Bucky没有听从队长的命令,他擅自离队,自己去干掉了机器人的核心控制装置,但是差点被自爆波及。没有受伤是他运气好,他差点死了。”星盾叹了口气,说道。


星盾的声音和Steve太过相似,听着这个声音重复刚刚发生的一切,Bucky觉得自己简直十恶不赦。


“队长气坏了,他现在呼吸都快了太多。”Steve的制服说,随即压低了声音:“队长生气的时候胸会变大你们知道吗?”


Bucky脸黑了,忍不住恼火地去拽Steve制服的上衣。


“干嘛?”Steve皱着眉,瞪着眼睛回头看他。


“脱掉。”Bucky耐着性子说。


Steve愣了几秒钟。


“你以为这样我就不继续生气了吗!?”他愤怒地吼道,拽过Bucky狠狠地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才不会!”他愤怒地宣布。


“我也要被脱掉了吗?可是我还没黏够队长的屁股呢。啊!还有队长的腿!不要分开我和队长!”制服裤子说。


“……裤子!也脱掉!”Bucky真的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脱掉Steve的裤子。


Steve再次愣了几秒钟——那之后他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了制服,“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把刚刚发生的事情揭过,我们之后还是要讨论下这个问题的!”Steve正义凛然地说,几近凶狠地抓过Bucky,亲吻他的嘴唇,“我才不会被这个收买!”他气呼呼地总结。


好吧,事情的发展和Bucky想得不太一样,但是,这样也不错。Bucky毫不犹豫地搂住Steve的腰把他拉得更近,这个初时用力的吻逐渐变得甜蜜缠绵又热情洋溢。


“他们要滚床单了吗?”床单超级兴奋地叫道,“快来滚我啊!”


……。


Bucky简直是花光了他所有的自制力才终于把自己和Steve从亲吻中分开。“介意出去开个房吗?”他说,注视着Steve,用一种缓慢的方式舔过自己的嘴唇,“我们该离开这里,去开个房,Boyfriend。”他特意强调了最后那个词。


Steve看着他好像他已经疯了。“Jerk。”他最后深呼吸了几下,简直像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同意这个点子。


房间里的物体们纷纷说着“看不出Bucky还挺会玩儿”,Bucky决定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第二天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写:


Steve是你的男朋友,你很爱他,他喜欢亲吻,他喜欢和你在一起,你也一样。


下面是一行小字:


开房不赖。




Steve没有食言,他的确不会被任何东西收买,那之后他和Bucky进行了一次很严肃的谈话。大多数时候他们两人对峙着、谁都没开口,甚至复仇者大厦里从来都话很多的那些物体都安静了下来。


“那不是你的错。”Steve说。


“你已经安全了。你不能永远活在过去里。”Steve说。


“如果你只是想着把自己的命献出去,那才是你的懦弱。”Steve说。


他看起来那么坚强、无坚不摧,却又带着些难以察觉的脆弱。


事实上Steve想表达的一切Bucky都懂。那些话他甚至曾经都对自己说过,就在他的笔记本上——不是他的错,他知道这点。


他只是没办法,就那么轻易地走过去。


第6本笔记本上有14个名字,Bucky能记起的他的每一个命令、那每一个人,但是有更多人因为他而死,其中很多人他不知道名字,很多人他想他或许已经不记得了。


“你曾经在征兵简历上造假,那是犯罪。”Bucky突然说。“你会死的,你想过吗?”


Steve沉默片刻。最后他说:“Bucky,我尊重你,我会尊重你的一切选择,只要你认为那是值得的。只是,别拒绝让我和你一起——所有的一切,我和你一起承担。”Steve说。他握着Bucky的手,望进了Bucky的眼睛里。


一切就突然间变得“私人”起来。Bucky能懂,九十余年的过去纠结在一起,他们不会允许对方一个人,换了他也是一样。


可是他有时又希望,自己只是一个人。


那场谈话的最后,Steve皱着眉,有些固执又不容退让地抿起嘴,他的表情让Bucky想到了八十多年前、还没有血清的那个Steve,更加倔强,更加固执。


“Bucky,我现在只有一个要求——服从。作为团队的指挥者,如果你不能做到服从我的命令,我不会再允许你参与战斗。”Steve说,他紧紧地盯着Bucky,看起来不容拒绝。


“好。”Bucky说。


他说了好,但是Steve看起来仍然有些难过。他垂下了头紧紧闭起眼,拳头也紧紧握住,好像正在承受着什么痛苦。


下一场战斗来得太快,Tony通过小机器人的残骸追踪到了一个属于九头蛇的信号,他们很快锁定了九头蛇的秘密据点。


Bucky答应了Steve,他就会做到——他没有不服从,但是他看到那个疾闪而过的影子,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跟了上去。


二十几个人,枪,针剂,气体,金属手臂的干扰器,关机指令。


那是一个九头蛇的圈套,计划了太久,只针对他。


昏过去的时候他想,他又让Steve伤心了。




(下)


他在剧痛中醒来。


他小声呼吸着,评估着目前的状况。周围没有人,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看起来像是什么地方的地下室;他的腿受了伤,一个贯穿伤,子弹没有留在身体里,伤口仍然在渗着血。


枪械和匕首都被收走了,金属手臂被困在旁边的冲压机上,他试着用力,然而纹丝不动。


“Bucky醒了!”一个声音突然在寂静的空间里响起,那声音里带着惊喜,听起来有些熟悉——Bucky下意识地摸向了他的笔记本,笔记本还在他的口袋里,那是笔记本的声音。


“他还在流血……他知道口袋里有止血喷雾吗?”他的腰带说道。


Bucky深吸了口气,他突然想要微笑。


这里不是复仇者大厦,他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仍然能听到这些声音,但是,现在他在一个冰冷阴暗的地下室里,他在流血,他的金属手臂被锁住了,他全身都虚弱得要命,他却仍然因为一些声音,想要微笑。


“我能听到你们说话。”Bucky说。


他没得到回应,所有的物体突然间都沉默了,就好像之前他听到的一切,都是他的幻觉。


“止血喷雾,在哪个口袋里?”他说,“我没疯,从几天前开始,我能听到你们说话。”


他又等了几秒钟,然后整个空间突然被许多个声音所充满。


“你能听得到我们?天哪,你能听到我们!”


“Bucky能听到我们?真的能听到?现在能听到我在说话吗?”


“我冬是世界上最英俊的人!听到了吗听到了吗?”


一瞬间响起的声音太多,Bucky甚至都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安静!”一个声音响起——很像Steve的声音,和Steve一样,带着些固执与严肃。Bucky回过头,看到了Steve的星盾,正放在他的斜后方。“别问没用的问题。止血喷雾呢?”星盾说。


“我在右边的第一个口袋。”止血喷雾马上回答。


“我是阿司匹林,我也在那里,Bucky,你会需要我。”阿司匹林说道。


Bucky打开了那个口袋,拿出了止血喷雾,喷到伤口上;他把阿司匹林拿在手上,白色的药片对他说:“吃掉我,Bucky。”


他想这种药物或许对他的身体无甚意义,但他还是吞了三片。有点苦。


“你右边的口袋里还有巧克力,队长放进来的,如果你需要补充能量的话。”巧克力说。


“为什么你没跟Steve在一起?”Bucky问,他回过身,右手正好堪堪够到星盾,将之拿到了身前。


“九头蛇想带走你,队长在最后的时候把我扔出来了,毁掉了一个引擎,但还不够,直升机仍然起飞了。”星盾说。“不过放心,他会找到我们的。”


“或者队长已经来了。”Bucky的制服扣子说,“看守你的四个九头蛇刚刚接到了什么命令,他们全都离开了。”


Bucky点点头。“谁知道这是哪儿?”


“我是指南针,一直在记录方向。”另一个声音从Bucky的口袋里传来,Bucky简直不知道Steve给他的口袋里到底塞了多少东西,“我们应该在堪萨斯州。”


“我昏迷了多久?”Bucky说。


“两天,他们向你注射了什么药剂。”星盾回答他。


“好。”Bucky说。金属手臂仍然无法活动,但是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的右手握着星盾,觉得上面还有Steve的温度。


“你要做什么?”星盾有些迟疑地开口,“Bucky,别,别那么做!”他的声音逐渐提高,到了最后,几近是在呼喊。


然而Bucky几乎没有犹豫,他的右手握紧星盾,用力地精准地砸向了他的金属手臂的一个合页。


很痛。痛到他的眼前几乎黑了片刻。


“Bucky,别这么做!你在伤害你自己!”星盾急促地叫道。他和Steve的声音太像了,让Bucky觉得好像是Steve在和他说话。


“我没有别的选择。干扰器、指令还有别的,九头蛇永远会通过金属手臂控制我。我不会再被九头蛇控制。我不能。”Bucky说。眼前的黑暗散去,他大口呼吸着。


“金属手臂连着你的神经,你会在砍断金属手臂之前就死的!”星盾说,他听起来愤怒又难过。


Bucky摇摇头。“我不会。”他平静地开口道。“Steve在等我,我不会。”


“这不是在伤害我自己。我不会再让九头蛇控制我。”他重复了一遍,重新将星盾在手中牢牢紧握,“我不会忘记任何人。我不会让这一切再重来一遍。”


他如此坚定。


没有任何物体开口了,地下室重新变得逼仄又沉闷。


Bucky深呼口气,他拿着星盾,对准着金属手臂的那个合页的缝隙,星盾的边缘很锋利,他想他总归做得到,他能做得到,他会离开这里,他会出现在Steve面前告知他一切安好,他会保留着这一切的记忆,他所有的小本子上面记载着的,或是没有记下的。


可能会很痛,但是他能做到这个。


“停止!”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停止,你这是在自杀。”声音带着些生涩,仿佛声音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


这是Bucky的金属手臂的声音。


“我不知道你会说话。”Bucky愣了下。


“我们都没听到过——你为什么从来不说话?”Bucky的腰带问道。


“因为没人会想听到我。”金属手臂用一种毫不在意的声音不耐烦地说道。“你真的打算就这么死掉吗?然后让Rogers一辈子都活在痛不欲生里?”


Bucky没回答,他只是握紧了星盾。


“最上面的那个合页,你应该能摸到一个螺丝。”金属手臂最后有些别扭地说道。


“你在教他如何拆掉你自己?”星盾说。


“所以我看起来像是在干什么?”金属手臂反问道。


“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星盾嘟囔着。但是Bucky终于放下了他,这又让他终于舒了口气。


“Bucky,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需要再来点巧克力吗?”他的制服问道。


Bucky摇摇头。他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他失去了很多血,他这么久都没有喝过一口水,他在撑着,他需要在自己撑不住之前离开这里。


“我摸到了螺丝,告诉我怎么做。”他说。


“拆掉它。旁边有一根线,弄断。”金属手臂说。


他依言做了。


“疼吗?”星盾问。


他听起来太像Steve了。这让Bucky觉得鼻子一酸,他想要流泪。


Bucky摇了摇头。“笔记本。”他说,“说点什么……就说些什么。别让我昏过去。”


“说些什么?是的,说些。”笔记本说,他听起来难过又紧张,“复仇者大厦里面大家都会说话,绿眼睛的神让我们说话的,他经常也会和我们聊天,我不知道你能听到我们。”


“别说这些!”Bucky的鞋子叫了起来,“说点别的,比如你自己。”


“我自己……”笔记本沉默了一下,“我是Bucky的第14本笔记本,我知道前14本写了什么,我们总是会互相交流。我记得第1本的第18页,Bucky写下了一个地址,他想起了这个地址,他以为那是他家,几个月之后,他修改了,那是Steve的地址。”


“是的,用盾牌把那里砍断,小心点,别碰到后面的线。再弄断另外那边。”金属手臂小声说着话,指导着Bucky的动作。


这里只有笔记本和金属手臂的声音。


“第3本笔记本的第24页,Bucky想起了一个未来展,他和Steve看到了可以起飞的汽车,他们有一个约会。”笔记本说。


“好了,你可以拆掉那块合页了,掰断它,或者用盾牌砍断。”金属手臂说。


“第7本的第13页,关于科尼岛的游乐园,那里有过山车,那让Steve吐了出来。Bucky写着,永远别再带Steve去坐过山车。”笔记本说。


“那是几个传感器,直接扯掉也没关系,不会疼。”金属手臂说。


“第11本的第9页,Steve找到了Bucky,他给Bucky做了晚饭,是沙拉和意面。吃着饭的时候Bucky发现Steve就要哭了,他以为Steve只是不喜欢那些食物,他在本子上写Steve不喜欢吃沙拉和意面。”笔记本说。


他们一直在说话,说了很多,没有停过。


没有别的什么插嘴,Bucky也没有说任何话,他只是听着,他没有什么表情,脸色愈加苍白,手却依然很稳。


“到最后了。你需要用星盾一下子把所有连接线砍断,所有的。”金属手臂说。“会有点疼——很疼,忍着点。”


“谢谢。”Bucky说。


他在九头蛇的这个地下洞穴,但是他不是独自在这儿。


“Bucky,我们可以等——”星盾开口,只是Bucky摇了摇头。


“不会很疼。我能承受。”他说。他曾经坐在九头蛇的椅子上感受着所有他珍惜的重要的东西一点一点离去,不会有什么比那更疼了。


他深吸口气,活动了一下握着星盾的右手。“笔记本。我的第一本第一页。”他说。


“你写着:Steve Rogers,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记得他,你爱他。”笔记本说。


是的,记得他,永远都不会忘记。Bucky想着。


星盾落下了。


Bucky咬着牙没叫出声。


他跪坐在地上,等着那痛苦消散,眼前尽是黑与金色的闪光,他几乎不能看得清。


然而他自由了。


“Bucky,你怎么样?”熟悉的声音问。


“我很好,Steve。”Bucky下意识地回答。然后他想到,那不是Steve,是星盾在问他。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他想要站起身,却膝盖一软,再次跪坐在地上,想要支撑着他的地方只剩一片虚无——他没有金属手臂了,有的只是带着伤疤、金属、各种导线的一段残骸,连接着血肉之躯,显得恐怖又残酷。


他又尝试了一次,这次他站了起来,身体还没有习惯失去金属手臂之后的平衡,他走得不稳,有些踉跄。他失去了枪械和匕首,他没有了金属手臂,他甚至没有了战斗的力气,但是他仍然将星盾在手里握紧。


他不会认输,他在为自己和Steve的未来而战。


门开了,四个人冲了进来,Bucky手里的盾牌击出、打倒了其中两个,然后和另外两个人陷入了缠斗——最后将他们都打倒之后他腿上的伤口又开始流血,他一瘸一拐走向星盾,将之重新拿在手里。


“我没事。”Bucky轻声说。他觉得星盾就要哭了。


“有其他人来了。别扔出我,我保护你。”星盾说。


“不扔出你。”Bucky说。他站立着,觉得自己摇摇欲坠。


那个人冲了进来。


Bucky食言了,他没能抓住星盾,星盾掉到了地上,他觉得自己的双腿已经无法支撑住身体,就要瘫倒下去——那个人支撑住了他。


盾牌、Bucky的制服和他身上的每一个小物件,都在呼喊着叫着。


那是Steve。


Steve的制服上都是灰尘和血,腰间的制服碎裂了一片露出下面渗着血的皮肤,他把Bucky抱在怀里,那么紧地抱着,就如同他在拥抱着他的整个世界里,他所有珍视的一切。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离开了点,带着些匆忙的恐惧努力睁大眼睛仔细看向Bucky,他的手颤抖着,他摸Bucky的脸和头发,他有些忙乱地想包扎Bucky腿上的伤口,他看着金属手臂断裂的地方痛苦地闭上了眼。他在为Bucky难过,可是Bucky想要告诉他,那不疼,那不疼了。


“没事了,我找到你了,Bucky。”Steve说。他哽咽着,好像说完这句话已经花光了所有的他的气力。他亲吻Bucky的头发和颈间,亲吻他的断裂的金属手臂。


丑陋的伤疤、断开的导线、碎裂的金属残骸,一切就暴露在外面,残缺又残忍。


可是亲吻,亲吻又这么美丽,这么美好,好像这世界上所有的花儿都同时开了。


Bucky回过头,他的金属手臂仍然在冲压机里。“你该走了。你摆脱我了。你不再需要我,你自由了。”金属手臂说。


“不。”Bucky摇摇头。“你是我的一部分。”他说。


金属手臂是他的一部分。永远。和他的过去一样,那些失去,那些鲜血,那些所有的荣耀、罪恶或是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一部分,他永远不能摆脱。


他永远不能走过去。只是,现在,他接受这重担,他接受这阴影。


他愿意把生命献给他的未来。


而Steve,他看向Steve的眼睛,蓝色的、写着太多东西的眼睛,他看着这个人,他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了而他仍然用力地想看得更清楚——Steve就在他的身边,Steve会陪着他一起,他知道这个,他当然知道,就好像他永远都会记着他的第一本笔记本的第一页。


Steve Rogers,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记得他,你爱他。




那是一场苦战,几乎聚集了九头蛇所有剩余的人手,基地最终被彻底摧毁了,复仇者们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他们在医院里待了几天,Steve和Bucky是最后离开医院的两个。


Tony几人甚至在医院里为他俩搞了个欢送会。深夜时他们回到了复仇者大厦,事实是,刚刚走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欢呼、问候、雀跃还有其他,房间里所有的物体们都吵吵嚷嚷开来。


“我们回来了。晚上好,台灯,床,枕头,闹钟,吊灯,书架,椅子,画板——大家。”Bucky说。


Steve牵着他的手。“晚上好。”他微笑着说。


他仍然什么都听不到,但是他由衷地感谢这一切、感谢所有的声音,感谢他们的陪伴,让Bucky在九头蛇的地下基地里,不是自己一个人。


蚁人将金属手臂从冲压机里带出,现在正在Tony的实验室里,他说很快就能再让Bucky“重新变得炫酷”。


而现在,这个有着温柔的晚风的夜晚,Bucky把所有的十四本小本子都拿了出来,放在地板上,他就坐在那中间。


第1本第19页:Sarah,苹果派,浓汤。


“你喜欢Sarah的苹果派,我喜欢浓汤。”Steve说,他也坐到了地板上,就在Bucky的旁边。“后来你一直央求着Sarah可以做苹果浓汤。”他微笑了起来。


Bucky又拿起了另一本。


第3本第9页:DumDum,酒吧,有人喝醉了。


“你和DumDum拼酒,你们都喝醉了,赖在酒吧里不肯走。后来我只好把你的酒都换成了水,但是你还是变得更醉。”Steve摇摇头,笑着说。


第6本第22页:Steve要死了,Sarah让我回家。


“我……我生病了,很严重,我以为我要死了,我还向你口述了遗书。你陪着我待了几天,Sarah让你回家去,她也以为我撑不下去了,她不想你看着我死。”


第10本第19页:Claire,罐头。


“Claire是随军的护士,你说她长得很像Rebbeca,你的小妹妹,你们关系很好。食物不足的时候,她经常会把自己分的罐头留下来给你。”Steve说。


第13本第30页:一幅画,太阳和麦田,金色。


“我临摹过的一幅画。你很喜欢,你说看到的时候会觉得暖洋洋的。我说等战争结束之后,我们回家,我会在你的房间的墙壁上画上一整幅。”Steve说。


他们看过了所有的小本子,他们说了很久,或者说,Steve说了很久,一直到Bucky放下最后的那本。


“你知道我所有的事吗?”Bucky问。


“不是。”Steve说,“比如现在,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Bucky没说话,他沉默着,低着头望着手里的笔记本。


“抱歉。”他最后说。


Steve摇摇头。“我想过了,Bucky,我不该太过自私。所以,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边——任何决定,只要你认为是值得的。”


“我知道。”Bucky说。


“你不再需要我了。”笔记本说。


“你不再需要我们了。”所有的笔记本们都说。


Bucky点点头,他将笔记本一本一本捡起,摞好,珍而重之地放进了抽屉里。


关上抽屉之前,他说:“谢谢你们,再见。”


“再见,Bucky。希望你一生安好。”所有的笔记本们说道。


“希望你一生安好。”房间内所有的物体们齐声说道。


他关上了抽屉。


那是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房间的一切回复了最初时的安静,仿佛之前他所经历过的只是一场童话梦境。


Steve在望着他。


“科尼岛,和我说说看。”他说。


“好。”Steve微笑起来。“我可以说上一整晚。”


(完)


谢谢阅读!


讲真关于Stucky我真的有一千一万句话想说,但是又觉得,啊,想法好多好杂乱要从何说起呢?写文章的时候更多是把一些情绪抽离开来,或者是纯kuso或者是吐槽或者甩甩梗或者偶尔写正剧,其实也只是抒发对这对CP的感受。看到大家喜欢的时候我也很开心,虽说更多时候大家可能只是233333一下啦我也依然很开心XDDD 萌这对CP很开心啦。经常觉得自己写的比太多太太差好多,不过……啊,会一直爱下去也写下去,希望GNS别嫌弃XD

王子的诊疗室(豹冬)

蒋抠抠:

写在前面


王子的故事系列。私设,十年前T’Challa在牛津时就意外救回冬兵。


正文


一切都安排就绪,T’Challa坐到Winter身旁,看他一颗一颗挑出水果瓮里的葡萄吃。Winter喜欢坐在窗边,他的房间的落地窗正对着庭院里的人工湖,有工人正驾着小艇在除水里的浮萍。
王子交叉着双手,斟酌要如何遣词造句,好让Winter平静地接受检查和治疗。
Winter需要医生,他仓皇逃出,一身伤痛,心理和生理都达到临界极点。简单的包扎只是解决表象问题,即便Winter现在能够翻看着瓦坎达文字的漫画书吃着葡萄,他依旧不是正常人。
Winter讨厌医生,他凌乱的记忆里依旧保持对这个群体深刻的恐惧。T’Challa对他的背景一无所知,只知道上一次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刚刚走进房间,Winter就马上进入戒备状态,站起来全身紧绷,而握成拳头的双手还在打颤。他在快要拆掉整间屋子之后,对T’Challa吼到:“我不要再被修理!”
T’Challa一直在想,我到底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呢?这倒不是说他后悔。而是一切都十分诡异。Winter像是被人刻意打造的武器,灵活耐用多功能,除任务以外的记忆和情感一片空白,可是不知道哪里出现了bug,才让Winter情绪大崩溃之后成功逃脱。
等T’Challa再回到那个牛津大学的地下室查看时,一切都似乎没有存在过,连某位教授也消失无踪了。T’Challa想知道更多,可是只有把Winter带回瓦坎达才能让他安全。
Winter递过来一颗葡萄,说:“好甜的。你吃。”
T’Challa接过那一颗葡萄,没有吃捏在手里,点点头当作道谢,又看看水果瓮,问:“不是最喜欢李子,为什么不吃?”
Winter不好意思地笑,不自觉地舔了下嘴唇:“最喜欢吃得要留到最后嘛。”他又收了笑容,“你刚才皱眉头了,是不是有话要说?”
T’Challa摸摸自己的眉心,皱了吗,他自己倒没注意。他放软表情,没想要直接说出他想要说的要求,他只是问:“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Winter又沉默了。
“那你想不想记起什么来?”T’Challa笑,像是在聊天气,“其实不想起来也没关系。你是我的客人,你喜欢的话可以永远住在瓦坎达,你和世间的联系可以从这里开始,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健康。”
Winter还是没说话。
“来吧,我有些东西给你看。”T’Challa转身前最后一句话是,“你不会失望的。”

Winter当然没有失望,他目瞪口呆,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他大部分的记忆是在天寒地冻的西伯利亚,幽暗森严的仓库,银装素裹的天地间,想起来就忍不住打冷颤。
而那间房间就是另一个极端。这是一个房间吗?按面积和摆设来说的话,这已经超过房间的概念了。T’Challa将热带丛林浓缩到了这个房间里,静静的池水、奔腾的小溪、飞泻的瀑布到处都是;参天的大树、缠绕的藤萝、繁茂的花草交织成一座座绿色迷宫。全息投影投射出的各种动物就和谐融入在其中,大象在慢慢踱步,河马在水里潜伏,巨蟒吐着信子缠住树干缓行,蝴蝶掠过。Winter伸手去触碰,感到不可思议。
有人托着大托盘过来,上面摆着色彩斑斓的水果形状大棒棒糖。
Winter在犹豫要不要拿,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T’Challa在旁边说:“要检查完才可以吃糖,这是奖励。”
“这是....儿童诊所吗?”
“当然不。这是你的诊所。仪器都隐藏在布景里。我想,在这种环境里,你的治疗情绪会好一点,你觉得呢?”
Winter摇摇头,认真说:“我觉得太超过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T’Challa这时才有得意之色,他说:“我可是个王子。”负责Winter的医疗团队已经在旁边等候,他接过一位医务人员递过来的测度手环,说:“May I?”
Winter伸过手,让这位瓦坎达王子为他戴上手环,检查要开始了。
他对自己说,医生也分好坏,这里的一切都不可怕。